世礼海商海事简报

仓储货物特定化探析



一、货物特定化的概念
 
       货物特定化的概念源于英美普通法,其基本原则是在判例法中发展起来的。其基本意义是将货物确定在合同项下,将特定的货物与特定的买卖合同联系起来。 但货物的特定化并无统一的定义,无论是国际公约,还是法律法规,均没有对其进行直接规定,而是在关于货物所有权及风险转移中间接体现。
       譬如,《联合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公约》第四章风险转移第六十七条第二款:“但是,在货物以货物上加标志、或以装运单据、或向买方发出通知或其他方式清楚地注明有关合同以前,风险不转移到买方承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风险负担没有约定,标的物为种类物,出卖人未以装运单据、加盖标记、通知买受人等可识别的方式清楚地将标的物特定于买卖合同,买受人主张不负担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结合上述公约及司法解释的规定,笔者认为,货物特定化,指的是在种类物交易中,以装运单据、加盖标记、通知买受人等可识别的方式清楚地将标的物特定于有关合同项下的行为。而仓储货物的特定化,指的是在仓储业务中,以仓单、悬挂标识或喷漆、通知权利人及其他可识别的方式清楚地将标的物特定于仓储保管合同项下的行为。
 
二、仓储货物特定化的意义
 
       从近年来爆发的大量钢贸纠纷来看,多数纠纷存在一物多单、重复质押、权属纠纷等现象,而该些现象归结源头仍是仓储货物没有特定化造成。
对仓储货物进行特定化,有利于排除卖方对货物享有的权利。特定化后的仓储货物,保管方应享有货物控制权,卖方不能再进行调换或挪作他用。而且,仓储货物特定化也是货物权利人享有货物物权的前提。当存货人为买方时,其拥有仓储货物的所有权;当存货人为银行等融资方时,其拥有仓储货物的质权。
       因此,无论是对于货物权利人,还是保管方来说,仓储货物特定化的意义不言而喻。尤其是在相对人无偿债能力时,物权优先性的意义尤为突出。笔者举两个案例供大家参考:
       在南昌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下称“南昌银行苏州分行”)与常熟市运企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运企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中, 南昌银行苏州分行向运企公司提供综合授信的贸易融资业务,运企公司以名下钢材作质押担保,双方与第三方物流企业签订货物质押监管合作协议,委托第三方物流企业对质押钢材进行监管。后因运企公司逾期还款,南昌银行苏州分行遂起诉要求对质押物行使优先权。案外人对货物权属提出异议,认为质押物没有特定化而不能区分权属,质权不能成立。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审理认为,质押财产特定化是质权成立和生效的基本前提。本案所涉的《接货通知书》、《财产质押清单》等载明涉案钢材信息的单据中,仅有货物品名、规格、数量等内容,而缺乏质押钢材的堆放地址、生产厂家、质保书等足以明确钢材特征实现特定化的参数。尤其从本案诉争钢材的现场堆放情况来看,钢材系按种类进行堆放,并无任何能够区分哪些钢材属于本案质押合同项下质押物的监管标签、喷涂等相应标识。综上,本案的涉案钢材并未特定化,不能认定为质押合同项下的质押物。
       在本案中,正因为银行及监管方没有对质押物采取有效的特定化措施,而最终导致被法院认定质押合同项下的货物与其他货物混同,致使银行不能主张质权,导致了银行一千多万元的债权丧失了优先权。
       在甲仓储公司与乙股份有限公司仓储合同纠纷再审案中 ,因乙股份有限公司向丙贸易公司采购钢材,乙与甲签署《贸易物流委托协议》,委托甲监管该货物;于是甲向丙承租仓库用以存放乙的货物。其后,丙因涉及其他纠纷,导致甲监管的部分货物被法院强制执行。乙因提货不着,起诉甲赔偿货物损失四千多万元,一二审法院均支持乙方诉讼请求。甲不服判决,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审理认为,讼争货物因案外人原因被法院查封执行,货物查封与讼争货物所有权混乱有关。而货物权属不清又与甲未能尽到监管义务之间有因果关系,由此导致货物损失应当由保管人承担责任。甲以部分货物被法院强制查封为由要求免除交货义务,理由不能成立。
       在该案中,仓储公司作为受托监管方,忽视了在卖方仓库直接监管的高度风险,没有对交付仓储的货物进行特定化,导致了仓储货物被其他争议案件执行,无端因交易方的问题而承担了赔偿责任。可谓又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三、仓储货物如何特定化
 
       2015年03月01日起实施的《存货担保第三方管理规范》(国家标准GB/T 31300-2014),其规定“管理担保存货,应单独设立监管(监控)区域,并设立担保存货标识”。“担保存货标识,在特定仓库内设立的,用于宣示、表明、识别担保存货现状的标识、标牌、注记等”。该标准对于仓储货物的特定化具有借鉴意义,笔者认为仓储货物的特定化一般可分为几个步骤:
       第一、在订立合同(买卖合同、质押合同、仓储/监管合同等)时,作为合同的条款,双方当事人必须对合同项下货物的特征予以明确,根据这些特征才能对货物进行特定化。有时用文字表述有困难时,还可以通过提交样品、图片、图案、数字说明或化学公式、等级、标准等加以表示。
       第二、将货物按以上合同要求加附标记或采用其他方式与其他的货物分离并归于双方的合同项下。进一步细分操作的话,可以要求:
       首先,保管人应划分特定的仓位或相对独立的场地用以保管货物。外租仓库时,保管人应确保对仓库拥有足够的控制权。
       其次,不同权利人应分开堆放,勿用种类物混合堆放。
       再次,应粘贴或悬挂权利人标识。通过粘贴标签、喷漆或树立标牌等方式对仓储货物进行显著标识,以区分不同权利人。
       另外,还应建立货物出入库台帐登记制度,定期对货物进行盘点,对货物的出入库的时间、数量以及货物的现状进行记录。
       最后,在仓单或进出交接单中,除了应有货物的品名、规格、数量等内容之外,还应有具体的堆放库位、生产厂家、质保书等足以明确货物特征实现特定化的参数。

出版物订阅


  • 知识产权观察
    海商海事简报
    法商期刊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