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礼海商海事简报

对贸易企业防范《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之法律风险的几点建议 ——从一起代理采购纠纷谈起



       本文通过介绍A开发公司与B材料公司因签订《委托代理协议书》引发的纠纷,提出在贸易活动中,由于合同约定不完善会面临诸多法律风险,进而针对贸易企业在代理采购协议及买卖合同的签订过程提出几点法律建议,防范法律风险,保障贸易企业自身利益。
 
一、案情简介
       A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开发公司”)与B材料公司(以下简称“材料公司”)签订《委托代理协议书》一份,言明由开发公司根据材料公司的委托,以开发公司的名义,按照材料公司指定的价格,自垫资金向材料公司指定的供应商采购指定型号的钢材,之后由材料公司将开发公司代垫的所有费用、货款及代理费、利息等以现款形式全部回笼给开发公司,并约定材料公司提货前,货权归开发公司所有。开发公司接受委托后,与C贸易公司(以下简称“贸易公司”)签订了一份《钢材购销合同》,并以交付银行承兑汇票方式向贸易公司支付了货款。为履行合同,贸易公司向厂家订购了涉案货物,并由厂家直接将货交付给了材料公司。
       货物交付后,材料公司因资金问题,无法向开发公司支付《委托代理协议书》项下的各项费用。因货物已交付给材料公司,贸易公司也无法交货给开发公司,故开发公司向贸易公司发出合同解除函件,单方解除《钢材购销合同》。此后,开发公司向法院起诉,要求材料公司支付《委托代理协议书》项下的各项费用,法院支持了其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开发公司又向法院另案起诉,请求法院确认其与贸易公司的《钢材购销合同》已解除,同时要求贸易公司返还其已支付的货款。
       案件开庭审理后,一审法院认为,一则贸易公司确认其在与开发公司签订《钢材购销合同》时,已知晓开发公司与材料公司之间的委托关系,二则开发公司提供的证据也证明三者之间在本案涉合同发生前,已经发生过两笔类似交易,故认定贸易公司在订立合同时知晓开发公司与材料公司之间的委托关系,进而根据《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之规定,认定开发公司与贸易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可以直接约束材料公司与贸易公司,因而贸易公司已向合同另一方完成了交货义务,不存在违约行为,故判决驳回开发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开发公司不服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开发公司与贸易公司的《钢材购销合同》中约定了“提货前,货权归开发公司所有”,因而,开发公司对《钢材购销合同》享有独立地位,进而,其情形符合《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但书”部分的规定,故认定《钢材购销合同》只约束开发公司和贸易公司,故该《钢材购销合同》已被开发公司解除。由于贸易公司没有履行交货义务,因此判令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开发公司的诉讼请求,判令贸易公司向开发公司返还已收取的近2000万元人民币货款。
 
二、案件给开发公司的启示
       尽管开发公司在本案中的诉求获得了二审法院的支持,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其在整个贸易活动中,由于合同约定不完善所面临的法律风险。一审及二审法院虽然对案件适用了同一部法律的同一个法条——《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参见注释]。但是,由于一审法院适用的是该法条“但书”之前的内容,二审法院适用的是该法条“但书”之后的内容,结果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结论,深刻反映了《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对贸易企业的威力。同时,当事各方在本案中关于“重复受偿”、“一事不再理”等问题进行了多次交锋,集中突显了贸易企业在代理采购业务中可能遇到的重要问题,具有突出的指导意义。虽然本案二审判决对开发公司有利,但与开发公司处于相同或类似地位的贸易企业切不可认为该判决即是自己据以纵横商海的“尚方宝剑”,反而应引以为鉴,尽可能完善贸易活动中的各环节,尤其是在合同订立过程中,务必注意设置有利条款,减少或避免出现可能引起歧义或者留下足够解释空间的条款,真真切切、明明白白地使自身权利最大化,确保即使将来涉及诉讼时自己的主张也能得到法院最大限度的支持。
 
三、对贸易企业在代理采购协议及买卖合同签订过程中的几点建议
       综上,我们认为,在贸易过程中,代理采购协议及买卖合同是约定当事各方的基础性文件,也是据以判定贸易企业能够拥有多少权利的重要凭据。纵然《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对贸易企业而言是一柄双刃剑,但是,假如贸易企业能够在签订合同时注意完善合同条款,增加对自己有利的条款,限制该条对自己的约束,才有可能变被动为主动,最大限度实现自身利益。因此,我们对合同条款的完善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在签订买卖合同时
贸易企业应声明该合同仅约束贸易企业和第三人(即卖方)。这是针对《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但书”部分量身定制的条款,通过在买卖合同中直接声明的方式,排除《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但书”之前内容的适用;
2、在签订代理采购合同时
(1)贸易企业应声明其可以向第三人主张权利,同时不影响自己向委托方主张权利。这可以理解为贸易企业为自己设置的“双保险”,如纠纷出现,自己可以多一条救济途径;
(2)贸易企业可声明委托方已经向贸易企业履行代理采购合同项下义务的部分,在贸易企业向第三人成功求偿后可以返回给委托方。此举可平衡贸易企业与委托方之间的博弈,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照顾委托方利益,有利于促成代理采购合同的签订;
(3)贸易企业应设置好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条件,以便可以在合同无法履行的情况下通过行使合同解除权解除合同,避免损失扩大化。这是基于代理采购合同的性质设置的条款。虽然代理采购合同具有委托合同的表面特征,但究其实,并不完全符合其构成要件,故合同双方“任意解除权”的行使很可能受到约束,因此,通过明确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条件,有利于避免特定案件中 “任意解除权”的失效。
 综上,贸易企业如果想要在代理采购业务中,既能乘贸易繁荣之风分得一杯羹,又能避免自己被《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的剑锋所伤,除做好事前尽职调查,慎重选择贸易伙伴外,订立能够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合同,也是防范风险的重中之重。因此,谨慎对待自己要签订的两个合同,聘请专业人士进行把关,注重事前预防,才是保障贸易企业自身利益,防范法律风险的有效渠道。
 
       注释:《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这是《合同法》根据代理制度的原理,借鉴国际货物销售代理公约等有关规定,对本条以及委托人的介入权、第三人的选择权作出的规定,其目的在于适应经济贸易中有关代理的不同要求,兼顾委托人、受托人以及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出版物订阅


  • 知识产权观察
    海商海事简报
    法商期刊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