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礼资讯

第30期鹭岛刑事法下午茶活动在世礼所举办



第30期鹭岛刑事法下午茶活动在世礼律师事务所举办,本次下午茶活动由北京尚权(厦门)律师事务所主任邱祖芳律师主持,世礼所纪俊毅律师为大家作了题为《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的精细化辩护》的主题分享。

走私类罪名一共有13个罪名,去除掉走私毒品、走私制毒物品两个涉毒类罪名和放纵走私罪这个职务犯罪罪名。在剩下的10个罪名中,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占了大头。以厦门中院审理为例,182个可以检索的法律文书中,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就有130个,占到了7成。一般而言,偷逃税款是衡量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与非罪的主要标准,也是衡量量刑轻重的关键因素,更是关乎罚金多少的重要因素。因此,从《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入手,从计税价格、税率方面进行辩护是涉税走私类案件的基础。

分享过程中,纪俊毅律师从解构一份《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的要素出发,结合法律法规条文、真实案例、法院观点对比等角度,对计税价格、税率适用等争议问题进行了详细讲解。

关于计税价格问题。一般而言,都是按照侦察过程中查证的在案证据,特别是书证中的“成交价格”作为计税价格的依据。但是,真实的贸易非常复杂。一方面,“成交价格”中往往是由多个项目组成的,比如佣金、经纪费、包装成本、协助、特许权使用费、利润等等,这些是否应当从“成交价格”中剔除?另一方面,交易双方的特殊关系或者涉案货物的特殊性,也容易导致“成交价格”形成争议。
关于税率问题。因每一个税目可能存在最惠国税率、特惠税率、协定税率、普通税率及暂定税率等多种税率,个别税目还有配额税率、滑准税率、复合税率等适用的可能。适用不同种类的关税税率会导致应缴税额的极大差异。所以,税率之争往往会对定罪量刑产生绝大的影响。


参加本次下午茶活动的嘉宾,也结合自己经办案件的经历进行点评,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参加本次下午茶活动的嘉宾,也结合自己经办案件的经历进行点评,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曾有人提出,法律规定由海关内设部门进行核定,海关缉私局既是运动员也是裁判员。但这不是目前我们能够考虑的问题,作为辩护律师应在法律规定的职责和权利范围内为当事人求得利益最大化。

 

1、税率不断降低证明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的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明显降低,我认为应当适用从旧兼从轻的原则,适用更低的新税率和税则;

 

2、关于佣金的问题,就我目前查到的案例而言,买家支付的佣金通常用于支付釆购代理商的费用,属于采购的成本,而非成交的价格,不应计入完税价格;对于卖家支付的釆购佣金,一般来说成为成交价格的一部分,应当计入完税价格的。


陈利群律师点评

我个人也承办过很多走私案件,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厦门关区的涉税走私案件主要是通关渠道的走私、海上走私、旅客渠道的走私,针对保税货物、免税货物的走私相对比较少。在涉税走私案件中一个最重要的辩点就是偷逃税款的金额。

 

1、《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本质上属于鉴定意见,而且相对而言是非常专业的鉴定意见,不可避免地造成检察官、法官的依赖,针对这一方面提出的辩护意见大多没有被采纳,但是我同意纪律师的意见。我们一定要提,哪怕不采纳也要提,要坚持以改变海关核定的鉴定意见不可推翻的观点。

 

2、对于税率的问题,我认为只要有证据证明货物来源(来自东盟自贸区)且未经第三国,就应当使用协定税率,而不是看有无原产地证明。这体现了行政案件与刑事案件中举证责任的不同,海关在一线把守国门,要求货主承担举证责任,提供原产地证明;刑事案件讲究查明案件的事实真相,只有我有证据证明它的来源,就证明它不会给国家造成税款的流失。

 

3、商品归类的问题比较复杂,律师精准判断比较困难,办理案件时注重去观察,比如侦查人员提问的一些“类似无关”的问题,应当引起警觉。

 

 

4、作为辩护人还要关注常见的两类辩护:一类是主观故意的问题;另一类是主、从犯的认定问题。

张恺丰律师点评

1、对于核税报告的审查,重点在于核税方式是否与涉嫌走私的交易内容、交易方式相吻合。还要注意商品归类问题,不同归类方式不仅涉及税率高低计算,还可能涉及此罪与彼罪,甚至罪与非罪。

 

 

2、目前福建省的审判实践中认定标准相对宽松,因此很多类目的费用都会视为犯罪成本而计入金额,这在其他经济类和侵财类犯罪同样如此。

 

3、案例中的认定思路是区分为谋利参与犯罪和为谋生参与犯罪,为谋利参与犯罪的大概率是主犯,为谋生参与犯罪的,就存在认定从犯的基础。这种观点与近期出台的非吸司法解释也是一致的。

 

 

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的张雄飞律师也代表参会人员,就同时涉及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问题提问,纪俊毅律师和张恺丰律师都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解答。